遇香(散文)

发表时间:2018/7/13 3:37:26 文章来源:广德教育网 手机版

遇香(散文)

有研究认为,在“色香味形”等要素中,最能勾起食欲、引人馋虫的,竟然是“香”这一要素。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我深为佩服,研究者一定非资深吃货莫属。

记得几年前一次朋友聚会,席间推杯举盏,直到全都醉意阑珊站也站不稳了,才散的场。一朋友开车送我回家,本来我们都很倦了,吃得又多,时间也已不早,可谓困、倦、撑交织。可就在这时,一阵异香忽然从车窗外飘来,我俩同时精神一振,边大口地闻着边嚷道:什么味道,好香!哇哇哇,吃点再回去吧,实在受不了了!一瞬间,二人食指大动,竟然倦意全消。于是减速靠边,循香而去。那一晚,我们两人硬生生又“拿下”几大盘烤串,方才摸肚剔牙,满意而归。现在想来,当时引诱我们不能自拔的,就是那一股浓浓的香味了,从此我对上述这一论断更是深信不疑,膜拜有加。

而记忆中,最令我难忘而神往的“香”,就是稻花之香了。我的家乡是滇之东南的小城,算是冬无严寒夏无酷暑。小的时候,房后就是菜地,再往下走百米左右便是一片片延绵的稻田。晚饭后,常随着大人沿田埂到小河边散步,夏天傍晚的微风正好凉爽怡人,让人舒爽至极。这样漫步在田埂,往往会于不经意间与屡屡稻香不期而遇,那一刻,仿佛这股清香由鼻孔而入脏腑,把深藏于体内的积秽都清洗了一遍,实在令人心旷神怡,沉醉不已。若是墨客雅人遇此,定要感叹现世安稳岁月静好,莫过此景。奇的是,当你发现此味大美,意犹未尽,扬起鼻子准备痛快淋漓的享用一番时,这香味又会突然淡去,好似晨间的薄雾一般,你以为就快走进,伸手过去却又无法触摸。可当你转过身再专心走路,不再寻找,它又徐徐而来,沁人心脾。一如这世间的美好,好像总是不辞而别,又似从未远离,令人如痴如醉、流连不已。而作为一种“气味”能够如此清爽怡神,我以为也算是“香”的至高境界了。

遗憾的是,这样的情景没几年便随着城市的发展、稻田的减少而消逝了。以至很多年过去,每走过稻田,我都会下意识的去深深呼吸,籍此回味那洗心涤念般的怡神之感。

除去这可遇不可求的稻香,近些年,我执着地喜欢着本地一种野花的味道。我不知道这种花的学名,只知道我们当地叫做“杨咪咪花”。此花在二至三月间最盛,在家乡的城郊或是山间随处可见,其花状如成串的谷粒,多见白、黄、紫色,并不浓艳显眼,花之香味亦淡,即在触手可及之距也是若隐若现,低调得如同泯然于众的中年男人,默默生活,从不争吵从不炫耀。这花的味道是一种醇醇的糯香味,就算摘了一串放在鼻尖上深深吸之,也不会让人有浓腻的不适感,反而越闻越醇,欲罢不能。每次在野外遇到,我都会摘下一捧闻个饱,然后再采一把放在车上,把这味儿长留在身边。

这种花还可做一种美食,我们本地叫做“花米饭”,具体制作过程我不大清楚,只知道糯米经其熏染后会变黄色,煮或蒸熟后糯米的醇香和花的芬芳融在一起,莫说馋如我辈,就算正减肥的爱美之士恐也难以抗拒。记得小时候,每年“杨咪咪花”开的时节,母亲都会采来做花米饭给我们吃,在那个贫困的年代,真算得上是珍品佳肴了,这是我一辈子的美好回忆……

我曾经的一个同事似乎也很喜欢这种若即若离、淡而自然的香味,他曾跟我讲过一段他的奇遇,有一年他们到西双版纳的亲戚家做客,人多,客房住不下,亲戚便把他单独安排在书房中睡了。正巧,这亲戚是一爱茶之人,书房中集存了大量陈茶。多年之后,他跟我说起这事时,向往与兴奋之情仍溢于言表:“啊呀呀!那是我睡得最舒服的一晚了,一身的疲惫都被茶叶的香味刮跑了,那股香气时隐时现,一呼一吸都是自然而然的“深呼吸”,真是又安神,又清肺,世上最好的酒店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呀!”所谓气味相投,他的这段奇遇着实让我艳羡了很久。

就我而言,闻到“香”的第一反应还是嘴馋、想吃,而菜品之中,最能体现香之魅力的,恐怕就是佛跳墙这一道菜的菜名了。传言,唐代一高僧夜宿旅店,恰逢隔壁以“满坛香”(佛跳墙)宴奉宾客,高僧嗅之垂涎三尺,顿弃佛门多年修行,跳墙而入一享“满坛香”。后世更有诗云:酝启荤香飘四邻,佛闻弃禅跳墙来,“佛跳墙”之名由此而得。

苦修多年的高僧也因抵挡不住满坛之香的诱惑而放弃禅修,况吃货如我辈呼!如此想来,因“馋”而吃肥了点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!



结香花泡水有什么功效  结香花的禁忌   兰花香的诗句  
以上关于遇香(散文)的相关信息是广德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,仅为查考。
关于我们  服务范围  版权声明  文章投稿  网站地图 | 口号:与你分享知识的乐趣
版权所有:广德教育网(www.codmst.com)教育信息门户 @ 为每个爱好学习的同学提供最好的教育
博聚网